你知道吗
大福 > 生活/家居 > 影视娱乐 > 电视剧 > 长安十二时辰昆仑奴葛老是如何来到长安城的?他是被卖到长安的吗?

长安十二时辰昆仑奴葛老是如何来到长安城的?他是被卖到长安的吗?

更新:2019年07月29日  手机版 

  《长安十二时辰》相信大家都在看了,话说张小敬来到平康里追查龙波的下落,直接是找到了**院的黑老大葛老。一位裹着猩红大裘的人在灶边盘腿而坐,怀中还撸着一直小黄喵。当大裘花落,姚汝能这才发现里面裹的是一位瘦小干枯的老人,皮肤黑如墨碳,一头卷发,嘴唇偏厚,一看就知道不是中土人,这赫然是一名老昆仑奴!这昆仑奴眼神亮而凶狠,说的一口流利官话,丝毫听不出口音。

长安十二时辰昆仑奴葛老是如何来到长安城的?他是被卖到长安的吗?

  面对姚汝能的疑惑,张小敬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这位葛老本是***僧祇奴,大约在神龙年间被卖入长安,先在一个姓葛的侍郎家为奴,后来被卖入青楼做仆役。寻常昆仑奴,性情憨厚温顺,头脑不太灵光,唯有葛老是个异数。他能说会道,左右逢源,混得风生水起,很快竟说动主人将其放免,脱了奴籍。

  这些年来他专为三曲青楼猎人,倘若有姑娘不服管或跑了,他还管调教抓捕。久而久之,葛老凭着心狠手辣,成了平康里最大的人贩子,隐然成了坊中一霸。棚屋区就是他的天下,所有的姑娘都知道,宁惹相公,莫恼葛老。

长安十二时辰昆仑奴葛老是如何来到长安城的?他是被卖到长安的吗?

  说的很明白,葛老是僧祇奴。僧祇是唐朝时期国人对非洲东岸地区的称呼,也叫僧耆或者金抵。当时大唐和非洲的交流都是通过阿拉伯地区的大食人作为中介,大食人就把东非沿海岸岛屿称为“桑给巴尔”,僧袛就是桑给巴尔的音译。慧琳《一切经音义》记载:昆仑,时俗也作骨论,***岛中夷人也,甚黑,裸行,能驯服野兽猛象等,种类繁多,有僧袛,突弥,骨堂,轼蔑等,皆鄙贱人也。国无礼仪,抄掠为活。爱啖食人,如罗刹恶鬼,言语不正,异与诸番。善入水,竟日不死。

  那么葛老是怎么被大食人从遥远的非洲东海岸贩卖到中土大唐的呢?宋代的僧袛国被译为层期国,赵汝适《诸番志》记载:昆仑层期国,西有海岛,多野人,身如黑漆,虬发,诱以食而擒之。专卖于大食国为奴,获利甚厚。

  于是一条线索出来了。

  葛老本是非州东海岸某岛上一个活泼开朗的小孩,终日采食野果,追逐野兽,过着野人生活,虽然艰辛,但是无忧无虑。有一天,岛上来了一帮层期国的商人,拿出好多好吃的食物给他们吃,还跟他们说,层期国有很多好吃的食物,随便吃,想吃多少吃多少,而且不用像他们每天跟野兽玩命。葛老和他的小伙伴听了,两眼放光,就跟着这帮商人上了船,来到了层期国。

长安十二时辰昆仑奴葛老是如何来到长安城的?他是被卖到长安的吗?

  他们被直接用车子拉到集市上,并且装在笼子里。有的小伙伴哭闹喊叫,强项不服,直接被当场打死了。这帮商人露出狰狞面目,跟他们说,只有听话,才有活路。过了几天,一帮身穿白衣的大食人把他们从层期国商人手中买下,装到了船上,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葛老和几个幸存的小伙伴从大唐广州港口上了岸。途中生病的伙伴都被抛到海中喂了鱼。大唐武后神龙年间,葛老二十岁,被大食人卖到长安城中一位姓葛的侍郎家为奴,葛侍郎在神龙政变时被杀,葛府家奴被太平公主接收,太平公主被李三郎干掉后,葛老又被辗转卖入平康里的青楼做仆役。青楼是个鱼龙混杂之所,藏污纳垢之地,最适合阴险狡诈反复无常的人生存。葛老十五岁从家乡被卖给大食人,三十五岁成为青楼仆役,二十年的传奇经历把他从一个懵懂无知的非洲黑人变成一个阴险奸猾的大唐人贩子。他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道义,没有怜悯,没有同情,没有仁德,只有天命。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之下皆为蝼蚁。所以他对落入手中的无辜女子毫不留情,因为这就是她们的命。

  人各有命,不可强求。

长安十二时辰昆仑奴葛老是如何来到长安城的?他是被卖到长安的吗?

  因此葛老跟张小敬和姚汝能说道:“外人都道平康里是个天上****处,个个都是仙女神姝,却不知这背后多少污秽。得了淋疮的姑娘、毁了容的凤魁、生来畸残的娃娃……无处可去,无人收容,全都如污水一样流聚到了此处,坐等转生。老奴坏事做尽,从不怕下什么无间地狱——嘿,已然身在其中羯磨,早不觉新鲜了。”羯磨(梵语:karma),佛教术语,意译作“业”。意即一个人生命中的自然与必然事件,皆由前世所作作为决定,前世有因,今生方才有果。葛老意思,这些悲惨女子之所以落到如此悲惨境地,都是前世种下的恶因,怪不得谁,当然更怪不得他。

  可怕的是,张小敬跟葛老有着同样的价值观。他把瞳儿情人放走后,又让葛老把瞳儿拉回**院继续干活。身边一直看不惯的姚汝能愤怒了,你们咋能这样欺负一个弱女子呢。你们还是人吗?言下之意是,张小敬应该让瞳儿跟着情人一起走。但是张小敬抬起头,眼中尽是嘲讽:“你是说,让她跟随这种人回家,结局会比现在更好?”姚汝能“呃”了一声,答不上来。类似的案子他接触过,确实几乎没一个是好结局。张小敬冷冷道:“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她选了(从**)这条路,就该早早有了(认命的)觉悟。你若觉得可怜,把她娶回去便是。”

长安十二时辰昆仑奴葛老是如何来到长安城的?他是被卖到长安的吗?

  姚汝能面红耳赤,哑口无言地闭上了嘴。当然张小敬的诡辩是错误的。第一,瞳儿属于逼良为娼,并非出于本性想干这一行,把她救出去就是脱离苦海,至于她跟着情郎过不好,那只能说她遇人不淑,不能说她选择错误。第二,从良的声**过得好的很多,起码可以老大嫁作商人妇,还能给白居易之类的落魄文人弹上一曲《琵琶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编辑推荐
最新文章